厦门大寻网络主营:厦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号开发、微信小程序开发、厦门APP开发、商城系统开发。服务热线服务热线:0592-5786385/13850021717

INFORMATION电商资讯

您当前位置:电商资讯>大寻网络新闻

直播平台:营收容易盈利难

发布者:大寻网络|TIME : 2016-08-22

导读:厦门网络公司:2016年,直播行业迎来高潮期。以斗鱼、熊猫TV为代表的游戏直播,以花椒、映客为代表的秀场直播动作连连,陌陌、人人等“老牌”社交平台也来分一杯羹。在巨大的签约压力和带宽压力之下,“厮杀”也前所未有的激烈。

厦门网络公司:2016年,直播行业迎来高潮期。以斗鱼、熊猫TV为代表的游戏直播,以花椒、映客为代表的秀场直播动作连连,陌陌、人人等“老牌”社交平台也来分一杯羹。在巨大的签约压力和带宽压力之下,“厮杀”也前所未有的激烈。


  竞争激烈


  8月15日,斗鱼宣布完成C轮15亿元人民币融资,这是国内第一家迈入C轮的网络直播平台,金额也刷新了直播行业的融资纪录。


  此轮融资由腾讯和凤凰投资领投,其他7家资本或基金跟投,加上今年3月的1亿美元(约6.7亿元人民币),斗鱼今年获得了超过20亿元人民币融资。


  直播行业的快速爆发,引起了资本市场的注意,资本开始快速介入到直播渠道中来。2014年斗鱼、虎牙先后成立,成为如今的直播龙头;此后映客、花椒进入市场,主打移动直播概念;随着王思聪投资成立熊猫TV,正式将直播推上风口浪尖。此后,阿里、腾讯纷纷布局直播市场。


  方正证券(601901,股吧)预计,2016年直播市场规模达到150亿元,2020年将达600亿元;艾瑞咨询2016年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达到2亿人。截至目前,已聚集了超过200家公司和近80万从业人员,并形成了秀场、综艺、电竞、社交等细分领域。


  据文化部统计,每周都有一到两家企业进入直播市场。大量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巨大的签约压力和带宽压力之下,商业斗争也前所未有的激烈。


  盈利困境


  目前的网络直播平台,动辄就是几十万、上百万人,甚至会有上千万粉丝在线,因此,在宽带成本的投入上,各家平台几乎都下足了血本。作为第一批成长起来的视频直播平台,YY在宽带方面的投入在财报中有明确的体现,其支出成本也在逐年上升。新金融记者整理发现,从2014年第一季度到2015年第四季度,YY直播仅宽带成本就增加了近1亿元。2015年YY直播每个季度的宽带成本都在1亿元以上,平均每个月投入4750万元。


  而熊猫TV的负责人则坦言,他们每年花在带宽上的钱大概在5亿-7亿元。


  除了宽带成本,签约知名主播的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主播是吸引用户的重要内容资源,目前主播主要来自两个渠道,一方面是娱乐明星、现役或退役电竞选手、电竞解说、海外知名主播等;另一方面是平台培养的从草根成长起来的主播,也有相互的挖角。


  主播们的身价也水涨船高。今年2月份,虎牙以3亿元天价签约“电竞第一女神”Miss,刷新了行业签约纪录。


  不过,生意的本质是盈利,但目前为止直播仍旧是互联网创投领域里最烧钱的行业之一。随着去年一大批O2O项目在资本寒冬里“冻死”,创投圈内对烧钱补贴市场的行为开始了新一轮反思,而这种反思的表现,最具标志性的事件是滴滴对优步的并购。


  成本和营收的困境对于独立直播平台更显艰难,这和直播的特殊性有关。目前来讲,直播的盈利模式主要依靠广告和分成,但这二者又必须建立在流量和打赏的基础上。高流量意味着在新用户获取和宽带成本方面的增加,高打赏则需要付出更多的主播推荐资源和宣传资源。


  在奥运会上以“洪荒之力”迅速走红后的傅园慧在映客的直播取得了空前的关注度。据统计,在一小时的直播里,傅园慧获得了320万映票支持,产生营收32万元,其中傅园慧按照分成比例拿到10万元。


  “这或许是一个此前难以想象的收益数字,但如果对比映客首屏广告连续3天的推广费用,以及在社交媒体上无休止的宣传成本,这个营收则显得不值一提。”有业内人士表示。


  或为人嫁衣


  独立直播平台的野心是通过直播建立起一个全新的社区,在留下老用户的同时不断吸引新用户,但随着微博、陌陌和人人等社交平台切入直播,这种野心看起来愈加难以成真。


  之前有些沉默的陌陌,依靠直播获得了净营收222%的高增长,净利润2320万美元,持续6个季度盈利。其近日公布的财报显示,第二季度,陌陌的直播服务占总营收约六成,依然是最大营收来源。


  一度被市场认为已经要倒闭的人人网,直播的收益让CEO陈一舟兴奋得合不拢嘴。据财报显示,人人网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680万美元,较2015年同期增长34.7%,增长的原因主要是我秀业务的收入增长和这个季度的新业务人人直播的收入。


  新金融记者发现,几乎在每一个直播房间,主播都会在直播画面上贴出自己的微博号或者公众号,甚至是QQ交流群号。在直播过程中,主播们不断呼吁粉丝前往微博或公众号关注自己,他们都很清楚,只有把粉丝圈在自己的“领地”内,自己对于这个直播平台才会有源源不断的价值。


  “在直播这个行业,跳槽是再普遍不过的事情了。平台上有很多人来看你都是暂时的,利用这个流量把人都导流到微博微信,把粉丝们都经营好,将来才有底气去和平台谈条件。”一位游戏主播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不少主播认为自己生逢其时,靠着颜值和才艺坐在手机前便能获得不菲的收益,但在大部分主播眼里,这种赚钱方式并不能收获成就感。对他们而言,网红只是进入演艺圈的跳板,希望通过直播的方式,引起制片和导演的注意,并由此成为明星。


  “或许独立直播平台命运早已注定,最好的情况是依附巨头,或成为其战略生态中的一环,不仅解决流量获取的问题,也能实现多种商业模式的拓展;或在巨头的庇护支持下,在某个垂直领域纵深发展。”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厦门网络公司文章来自百度新闻)


QQ在线咨询

客服咨询

0592-5786385

13850021717

微信扫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