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寻网络主营:厦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号开发、微信小程序开发、厦门APP开发、商城系统开发。服务热线服务热线:0592-5786385/13850021717

INFORMATION电商资讯

您当前位置:电商资讯>电商运营知识

“青春饭”快递求解

发布者:大寻网络|TIME : 2016-09-18

导读:厦门APP开发:这一天对阿毅来说,与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

厦门APP开发:这一天对阿毅来说,与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


  天还没亮,不需要闹钟,已经做了一年多快递员的阿毅会在7点准时醒来。长沙的夏天非常炎热,阿毅烧好开水,给自己冲了一大瓶菊花茶,洗漱完就匆匆出门赶往分部取件。阿毅所在的圆通分部负责的是长沙市岳麓区和高新区一大部分的快件工作,阿毅所在组一共三个人,每个人负责不同的写字楼和居民楼。


  花半个小时装好上午需要送的快件后,阿毅会和同事就近吃一份米粉当作一天的早餐。8点,同事们相继从分部出发。


  阿毅负责两块写字楼区和两块居民小区。写字楼的大部分快件直接给公司前台签收就行,所以阿毅每天都会先走写字楼。刚开始的时候,写字楼得走很多遍,因为经常刚送完没几个小时,又会被告知需要去取件,那个时候阿毅一度觉得自己像一只玻璃杯里面的苍蝇。慢慢的跟很多公司的前台熟悉了,阿毅会跟他们约定好派件的时间,不再一遍遍跑来跑去。


  用阿毅自己的话说,外人总感觉快递员就是赚辛苦钱,但其实除了辛苦,还需要付出更多。快递员的收入是“薪水+绩效提点”,每个人每天的时间都是有限的,怎么在有限的时间内,既节约体力,又把事情做得更好,这里面学问很大。


  居民区是最难对付的,大多数人都很难在家等快递,即使说马上下来取,通常一等也是半个多小时。而速递易这类投递终端,存快件需要0.5元一件,虽然方便,但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相当于盘剥快递员的派件费。


  “上午基本能把写字楼的派件做完,中午要么回分部跟同事吃个盒饭,要么就近吃个快餐,然后休息一下,下午两点准时跑居民区。其实这个活,还是要靠经验和判断,小区那些很难等或者经常不在的人,我会选择存速递易,但一些家庭主妇我会等。这样,不至于每天给速递易打工。”一年时间下来,阿毅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法则。


  像很多快递员一样,阿毅也曾有过月入三四万元的日子。“这种事也不稳定,自己负责的写字楼里经常有一些小的电商公司,它们有比较大的发件需求,但是这种公司都是几家快递公司去抢。除了比价格,还要比返点政策,甚至有的快递员直接给负责人每个月几千元几万元的红包不等。但这些小公司也经常换地方,不稳定,所以这种事就像看天吃饭一样。”


  阿毅自嘲自己在刚做快递员的时候,因为客户少,除了派件之外,就没什么事了,那个时候还帮一些广告公司扫过楼。“但这个跟派件收件来说,收入毕竟差很多,后来客户多了,熟悉了,就没时间和精力做了。”


  “顶多做满三年。这个是拿生命在做,长沙这天多热,有的时候进了写字楼,就不想出去。做满三年,就自己开个店,做个小本生意。”跟很多快递员一样,阿毅准备辛苦几年,攒钱换个行当。


  新形态格局竞争


  电商行业的兴起,促就了如今民营快递行业的发展。而这几年,快递行业的第一轮分合洗牌已经基本结束,大浪淘沙之后的传统民营快递行业面临着的,不再是传统同行的竞争压力,而是生态链的延伸所带来的新形态格局竞争。比如京东的自建物流,阿里的菜鸟网络等。


  面对京东自建物流的攻城略地,阿里系的应对方式是联合国内比较大的民营快递企业,打造全国性的开放式、社会化物流基础设施,建立一张能支撑日均300亿元(年度约10万亿元)网络零售额的智能骨干网络。


  这个愿景虽然好,但依然停留在平台思维,解决问题的倾向重点依然是仓储和物流环节以及聚合订单服务优化问题。对于民营企业最根本的派送取件问题,就目前的各方面结果来看,是没有触及到的。


  快递员的工作模式,以及生存环境依然没有得到改变。


  速递易等投递终端,最终侵蚀的是快递员的派件利润。而众所周知,随着快递行业洗牌和重组的告一段落,一件派件的利润空间已经逐步降到1元甚至更低。


  近日,顺丰联手申通、中通、韵达等多家企业豪掷5亿元打造“丰巢”智能快递柜,以撇开速递易。至此,速递易、菜鸟、丰巢及京东已然形成四方竞争势力。


  从大方向来说,快递终端目的之一是帮助快递员解决分散派件的问题,但是实际的收件问题依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就目前的终端混战的局面来说,二三线城市的快递员,为了多赚一点钱,还是会选择自己去派发快件。


  快递员生存环境堪忧


  快递行业发展至今,已经不再是一个点一个面的竞争,而是一个完整生态服务链的问题。以顺丰为例,顺丰是民营快递里面做得最大的,面对的生态服务链格局的问题,也是最显而易见的。


  作为顺丰这样的民营企业来说,其立命的根本是物流和派发问题,是快递收集、运输到分发的核心。面对京东的完整生态服务链、阿里从平台向物流资源整合的菜鸟网络以及速递易等投递终端的压力,顺丰先做了自营网络零售店“嘿客”。依靠自建物流的成本优势,嘿客所有商品的价格都比网店上售卖的便宜很多。但是嘿客店里没有现货,需要先下单,然后再等待快递。也就是说,对于顺丰这样的物流平台来讲,嘿客其实还是可有可无的,毕竟对于用户来说,下单应该是在家里、在任何有网络的地方进行,提货一样是通过快递到达自己手里或者小区里。


  近几年来,快递行业洗牌混战整合的各种操作,对于平台来说,是一次涅槃后的升级迭代,对平台的服务体系来说,是推动向前。随着各大电商平台农村争夺战的加剧,快递行业也加速了对农村的网点建设。


  神仙打架,百姓受苦。无论是投递终端还是未来我们所企盼的机器人派送,都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取代大部分快递员工作的。但随着这几年来大家对平台和整体生态链的重视,反而忽视了快递员的生存环境。


  在全国各个城市有数以万计的“阿毅”,他们的生存环境越来越糟糕。越来越低的收入,一样累的工作量,这种大面积人头体力活曾创造了中国电商和快递行业的双向发展,但是反过来,快递员的生存环境却一日不如一日。正如阿毅一样,几乎没有一个快递员会把快递当成一个可以终身奋斗的职业。赚几年血汗钱,然后再去干别的事业,是当下国内大部分快递员的心声。这不得不让我们在繁杂激烈的大市场竞争面上的火热中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快递员们的生存环境和职业管理。


  服务管理和迭代优化是双向的,这不仅是对用户的服务优化,对服务体系和运营水平的优化,也是对员工的工作和职业环境的优化管理。在优化服务生态链的同时,在革新快递物流行业平台的同时,是否能够有企业思考一下在变革的过程中,快递行业最终的执行者—派发快递员的薪酬模式,是否也应该迎来一场巨大的变革呢?(厦门APP开发文章来自百度新闻)

QQ在线咨询

客服咨询

0592-5786385

13850021717

微信扫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