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寻网络主营:厦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号开发、微信小程序开发、厦门APP开发、商城系统开发。服务热线服务热线:0592-5786385/13850021717

INFORMATION电商资讯

您当前位置:电商资讯>网络营销知识

有同事和领导关注的朋友圈发什么内容有一个“金发姑娘原则”

发布者:大寻网络|TIME : 2016-06-19

导读:厦门网站建设:只想“好友可见”的照片,却被网络流传;夫妻双方单独相处时,却总是一人抱着一只手机;点赞很多,但我们却没有因此更快乐

厦门网站建设:只想“好友可见”的照片,却被网络流传;夫妻双方单独相处时,却总是一人抱着一只手机;点赞很多,但我们却没有因此更快乐……如果你对虚拟社交有点上瘾,如果智能手机给你带来了一堆麻烦,看看这本Facebook(社交网站脸谱网)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亲姐姐兰迪·扎克伯格写的《社交的本质》,或许对你有帮助。她也是Facebook的创业元勋,首次利用社交媒体助阵奥巴马竞选,入选“数字时代最具影响力的50人”。兰迪是哈佛毕业的心理系高材生,也是小扎家唯一的大学生(马克大学没有毕业)。


硅谷著名天使投资人、Google和Twitter早期投资者罗恩·康韦称赞:“这本书是我们畅游社交媒体及互联网不可或缺的路线图”,“人们在线上分享他们的生活已完全是个普及的现象,扎克伯格讨论了这一话题,并告诉我们如何利用科技给世界带来积极的变革”。总之,这本书很正能量,也很坦率和幽默。兰迪以社交媒体实践者的视角,分享了自己在Facebook负责营销的从业经历与成长故事,以及对互联网和社会未来变化趋势的思考,并提出了解决方案。


兰迪的故事1:上传了一张全家福


2012年圣诞节,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晚饭。饭后,所有人都在厨房里,有的刷碗,有的喝咖啡,而马克在向大家展示Facebook刚推出的POKE应用。通过这个应用,你可以给一个人发消息,10秒钟后就会消失。那时我们都下载了P0KE并成了第一批用户。我掏出相机跟所有人说,“大家喊茄子”,并迅速按下了快门。这张照片非常温馨可爱,所以我把它上传到了Facebook上(我的设置是好友可见),然后回家哄儿子睡觉。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自己陷入了全国性的新闻界丑闻。我浏览了几个新闻网站,每一个上面都有我的家庭照片。我颓然地坐在那里,看着信息如潮水般涌来。这件事恰好反映了“网络有点儿复杂”,整个媒体世界都在议论“扎克伯格的姐姐陷入了Facebook隐私设置的困境中”,但事实并非如此,我的隐私设置完全没有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共享、社会行为和网络礼仪之间存在一个模糊地带。

兰迪的故事2:不再想要一场盛大的婚礼


我还是小姑娘的时候,一直幻想着以后要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邀请几百位宾客一起庆祝。但在Facebook工作了几年,我将生活的每一刻都记录在社会化媒体上,每天都跟上千人交流,一些事已经发生了变化。到了现实中开始设计婚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想要的与最初的梦想完全不同。我渴望与人更亲近。我不再想要300人参加的婚礼了,也不需要以婚礼为借口与高中和大学的朋友们见面,因为通过Facebook,我已经对这些人的生活了如指掌了。


2008年5月下旬,我和丈夫布伦特在牙买加举行婚礼,只邀请了最亲密的几位朋友和家人。我想与最重要的人度过宝贵的时光,也想得到最稀有、最珍贵的礼物:他们的注意力。


我得到了这份礼物,那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我们与亲密的朋友和家人在海边玩了整整三天,与每个人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智能手机是种“电子可卡因”


技术进步使人们给予和接受关注的方式变得比以前多了,但是当太多人试图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时,我们不得不对人际关系进行限制,只保留最重要的人。这并不说明你目中无人,而只反映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我们的注意力有限。进化人类学领域的知名教授罗宾·邓巴提出过一种理论,认为我们的大脑最多只能与大约150人建立亲密的关系。


但另一方面,我们又如此热衷给别人点赞,或期待别人点赞。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精神病学家彼得·怀布罗博士认为,从朋友那里接收到的连续不断的更新与通知,让我们在每次点击“刷新”时都有一种快感。如果有人为你做的某件事点赞,你的大脑会突然释放多巴胺,意味着它认为自己得到了奖励。


智能手机就是这样一种“电子可卡因”,但快乐并不因此增加。英国切斯特大学萨姆·罗伯茨博士的一项研究发现,与朋友面对面交流的人比通过社交网络交流的人更幸福,笑的次数也多出50%。而在网上交流会错过相当多开玩笑的机会。


一些人号召在周末举办“数字安息日”,而美国丹佛市一家叫FullContact的软件公司出台一项规定:员工在度假期间不带手机就奖励7500美元。因为短暂地与网络分开一段时间,重新调整科技和生活的比例,员工回来工作时会更有精神和动力。


兰迪的故事3:夫妻各自把iPad带进卧室


我听到很多夫妇讲过“把iPad带进卧室”的难题。这是说两个人在一天的辛苦工作结束以后爬上床,都掏出手机或平板电脑开始上网,而不是实实在在地面向对方,然后交流。


我和布伦特跟其他夫妇一样,虽然经常在一起,但时间都花在了网上,并为此感到愧疚。我们有时候计划晚上一起度过,结果却是两个人同时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脑,根本没有交流。


2008年的婚礼上,我就在我们的婚礼蛋糕装饰上嘲笑了两个人忙碌的工作:新郎和新娘背对背,各自看着自己的黑莓手机。布伦特说这种造型让他有点儿伤心,但我非常喜欢,最后他妥协了。5年后,蛋糕造型上的状态已经体现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

不想被拉黑,就不该扩散别人的信息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们将关于自己的信息分为简单的三类:公共信息、隐私信息和个人信息。公共信息是指你不介意大家知道或者刊登在报纸上的所有信息。隐私信息是指除了律师、医生、配偶外,你不会告诉其他任何人的信息。但介于两者之间的个人信息,包含很多复杂的细节,你可能会告诉朋友,但不会与陌生人分享这些内容。


区分公共信息和隐私信息非常容易,但在互联网上,个人信息这个概念已经完全消失了。比如兰迪的单身派对泳池照,也从Facebook流传到了硅谷的八卦博客上,让她成为一些不愉快话题的主角。兰迪说:直到如今,我仍然不知道是谁把照片扩散出去的,我有上百名好友,关键在于找到那位不理解、不尊重个人空间的朋友,并把他踢出我的朋友圈。


如果你不希望别人扩散你的信息,那你就不应该扩散别人的信息。这就是互联网礼仪。(厦门网站建设文章来自百度新闻)


QQ在线咨询

客服咨询

0592-5786385

13850021717

微信扫码咨询